新闻

遇上这样伯乐的人 恐怕只有歼20总师杨伟!

作者:365手机版客户端 发布时间:2021-03-11 08:43 点击数:

  最近播出的《百家讲坛》是“我们的大学”系列主题,9月26日的西北工业大学“专场”,校友代表杨伟讲述的这段求学经历火遍全网。当天晚上看了这期节目的小编,凭借媒体人的“自我修养”预感到这会是第二天的热门话题。

  中考完再刷高考、15岁上大学,“拜拜啦 我要去上大学了”,22岁硕士毕业参加了当时国内唯一航空重点型号歼10的研制,37岁成为当时国内最年轻的飞机总设计师,再到今日的“国之重器”歼20的总设计师。

  这些经历中的任何一个片段,都极具有话题性。这正是当下互联网上最易传播的那种爆款,看着轻松无压力,看完一定感叹“卧槽”,更何况这些“点”全汇聚在了一个人身上啊!

  “天才”、“学霸”、“开挂”、“献上膝盖”,这样的评论、赞誉,小编在此从略

  如果完整看了节目,在歼20总师杨伟的讲述中其实还能发现其他同样值得关注的“信息点”,这正是本篇长文的立意、重点。

  1979年,杨伟参加高考出成绩后,因为色弱在专业选择上受限,好在西工大空气动力学系的系主任罗时钧批准破格录取了他。正如杨伟的讲述,这位系主任罗时钧是钱学森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。网友评论道,这么说来杨总也算是钱学森老先生的徒子徒孙啊。

  1979年,罗时钧任西工大副校长和空气动力学研究室主任。此前的1970年,哈军工拆分,航空工程系整建制并入了西工大。挺过了60年代动荡磨难的罗时钧也来到了古城西安。

  翻看罗老的求学经历,那也是大写的优秀与努力。大学保送、毕业留校,公派赴美留学,1年硕士毕业、2年博士毕业。博士学位,是在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攻读的,主修空气动力学、辅修数学,师从钱学森教授,他是钱学森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。

  1950年8月底,时年27岁的罗时钧和著名原子物理学家赵忠尧、生物学博士沈善炯结伴,从旧金山取道香港返回祖国,但他们的回国之路却异常曲折、漫长。

  这一路不只是美方的盘问,轮船在日本横滨港停靠时,他们被美方人员带走,被扣押在东京巢鸭监狱3个多月。这期间少不了美方的挽留、威胁,台湾方面高薪俸禄的“说服”。最终,在多方努力下脱险,归国。

  回国后,1952年组建哈军工时,陈赓将军“点将”罗时钧。他和师兄庄逢甘一起奔赴哈尔滨,时年他们尚不满30岁。在哈军工,罗时钧讲授“空气动力学”课程,没有中文教材,罗时钧在1955年编写了我国第一部空气动力学教材。

  从哈军工到西工大,罗时钧长期从事飞机部件空气动力学、跨音速空气动力学、大迎角空气动力学、计算流体力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,是我国空气动力学的学科奠基人。

  罗时钧在哈军工讲台上讲授“空气动力学”时,台下听课的学生中还有着哈军工三期学员宋文骢。24岁的宋文骢,来到这所中国军事工程最高学府之前是空军第九师27团的地勤、是中队机械长。

  抗美援朝战争后,年年立功受奖的宋文骢被推荐、通过考试后来到了哈军工空军工程系一科飞机和发动机专业。在哈军工学习期间,宋文骢参加了“东风”113的设计研制工作,担任总体设计组组长,开启了他的飞机设计生涯。

  而后在六院一所的米格-21分析和摸透过程中,他开创性地组建了“战术技术与气动布局”专业。这时的“宋老鬼”已是30岁出头、谈婚论嫁的年纪的、同学里的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,他还是继续着每天抱着图样资料、“三点一线”的生活。

  正是这个布局组通过20多种新机方案的设计研究,作为“航空小辈”的宋文骢提出了“双发”方案,并最后被一锤定音式的采纳,为歼8的研制做了开拓性工作。1970年,宋文骢随南下列车到了武侯祠旁的老航校,在这里组建了我国第二个战斗机设计研究所,继续着歼9的设计研制。

  1980年,宋文骢担任我国“六五”第一个重点项目第二代战斗机歼7Ⅲ(歼7C)飞机的总设计师。1984年歼7Ⅲ首飞成功,这一年宋文骢54岁。2年后的7月14日,国防科工文正式下达任务书,宋文骢任新歼总设计师。

  高中毕业后的宋文骢在解放战争末期,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成为了一名侦察员、谍报员。随着新中国空军的组建,部队领导挑选20岁的他到重庆去考飞行员。宋文骢第一次离开了家乡,出云南、过贵州、入四川、进山城。参加体检宋文骢被告知不合格,准备回云南前先在街上转转一两天。

  1951年,宋文骢开始在志愿军空军服役40年后的1991年,在歼10样机总装现场

  也正是这一等的时候,医生和招飞人员又决定把宋文骢录取了,可是招待所里找不到他了。最后,赶在接兵部队的开船前,宋文骢被找到,赶上了北上的船。只不过到长春后,更严格体检时宋文骢被淘汰下来,转到了长春空军第二航校去学习地勤。第一期学员宋文骢提前毕业到了空军第九师服役当机械师。

  在《百家讲坛》节目上,杨伟说到在飞行员招飞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眼睛不行、色弱。没有再讲当年,为了能当飞行员,在准备招飞体检前,生生背下了7本色盲本,“我看到3我就认定它是镰刀,我看到枫叶我就认定它是房子”。只是最后体检时,万万没想到,“考我的就不是那个我背过的本”。

  最近播出的《百家讲坛》是“我们的大学”系列主题,9月26日的西北工业大学“专场”,校友代表杨伟讲述的这段求学经历火遍全网。当天晚上看了这期节目的小编,凭借媒体人的“自我修养”预感到这会是第二天的热门话题。

  中考完再刷高考、15岁上大学,“拜拜啦 我要去上大学了”,22岁硕士毕业参加了当时国内唯一航空重点型号歼10的研制,37岁成为当时国内最年轻的飞机总设计师,再到今日的“国之重器”歼20的总设计师。

  这些经历中的任何一个片段,都极具有话题性。这正是当下互联网上最易传播的那种爆款,看着轻松无压力,看完一定感叹“卧槽”,更何况这些“点”全汇聚在了一个人身上啊!

  “天才”、“学霸”、“开挂”、“献上膝盖”,这样的评论、赞誉,小编在此从略

  如果完整看了节目,在歼20总师杨伟的讲述中其实还能发现其他同样值得关注的“信息点”,这正是本篇长文的立意、重点。

  1979年,杨伟参加高考出成绩后,因为色弱在专业选择上受限,好在西工大空气动力学系的系主任罗时钧批准破格录取了他。正如杨伟的讲述,这位系主任罗时钧是钱学森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。网友评论道,这么说来杨总也算是钱学森老先生的徒子徒孙啊。

  1979年,罗时钧任西工大副校长和空气动力学研究室主任。此前的1970年,哈军工拆分,航空工程系整建制并入了西工大。挺过了60年代动荡磨难的罗时钧也来到了古城西安。

  翻看罗老的求学经历,那也是大写的优秀与努力。大学保送、毕业留校,公派赴美留学,1年硕士毕业、2年博士毕业。博士学位,是在加州理工学院航空系攻读的,主修空气动力学、辅修数学,师从钱学森教授,他是钱学森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。

  1950年8月底,时年27岁的罗时钧和著名原子物理学家赵忠尧、生物学博士沈善炯结伴,从旧金山取道香港返回祖国,但他们的回国之路却异常曲折、漫长。

  这一路不只是美方的盘问,轮船在日本横滨港停靠时,他们被美方人员带走,被扣押在东京巢鸭监狱3个多月。这期间少不了美方的挽留、威胁,台湾方面高薪俸禄的“说服”。最终,在多方努力下脱险,归国。

  回国后,1952年组建哈军工时,陈赓将军“点将”罗时钧。他和师兄庄逢甘一起奔赴哈尔滨,时年他们尚不满30岁。在哈军工,罗时钧讲授“空气动力学”课程,没有中文教材,罗时钧在1955年编写了我国第一部空气动力学教材。

  从哈军工到西工大,罗时钧长期从事飞机部件空气动力学、跨音速空气动力学、大迎角空气动力学、计算流体力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,是我国空气动力学的学科奠基人。

  罗时钧在哈军工讲台上讲授“空气动力学”时,台下听课的学生中还有着哈军工三期学员宋文骢。24岁的宋文骢,来到这所中国军事工程最高学府之前是空军第九师27团的地勤、是中队机械长。

  抗美援朝战争后,年年立功受奖的宋文骢被推荐、通过考试后来到了哈军工空军工程系一科飞机和发动机专业。在哈军工学习期间,宋文骢参加了“东风”113的设计研制工作,担任总体设计组组长,开启了他的飞机设计生涯。

  而后在六院一所的米格-21分析和摸透过程中,他开创性地组建了“战术技术与气动布局”专业。这时的“宋老鬼”已是30岁出头、谈婚论嫁的年纪的、同学里的孩子都已经会打酱油了,他还是继续着每天抱着图样资料、“三点一线”的生活。

  正是这个布局组通过20多种新机方案的设计研究,作为“航空小辈”的宋文骢提出了“双发”方案,并最后被一锤定音式的采纳,为歼8的研制做了开拓性工作。1970年,宋文骢随南下列车到了武侯祠旁的老航校,在这里组建了我国第二个战斗机设计研究所,继续着歼9的设计研制。

  1980年,宋文骢担任我国“六五”第一个重点项目第二代战斗机歼7Ⅲ(歼7C)飞机的总设计师。1984年歼7Ⅲ首飞成功,这一年宋文骢54岁。2年后的7月14日,国防科工文正式下达任务书,宋文骢任新歼总设计师。

  高中毕业后的宋文骢在解放战争末期,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成为了一名侦察员、谍报员。随着新中国空军的组建,部队领导挑选20岁的他到重庆去考飞行员。宋文骢第一次离开了家乡,出云南、过贵州、入四川、进山城。参加体检宋文骢被告知不合格,准备回云南前先在街上转转一两天。

  1951年,宋文骢开始在志愿军空军服役40年后的1991年,在歼10样机总装现场

  也正是这一等的时候,医生和招飞人员又决定把宋文骢录取了,可是招待所里找不到他了。最后,赶在接兵部队的开船前,宋文骢被找到,赶上了北上的船。只不过到长春后,更严格体检时宋文骢被淘汰下来,转到了长春空军第二航校去学习地勤。第一期学员宋文骢提前毕业到了空军第九师服役当机械师。

  在《百家讲坛》节目上,杨伟说到在飞行员招飞的时候知道了自己眼睛不行、色弱。没有再讲当年,为了能当飞行员,在准备招飞体检前,生生背下了7本色盲本,“我看到3我就认定它是镰刀,我看到枫叶我就认定它是房子”。只是最后体检时,万万没想到,“考我的就不是那个我背过的本”。

  本网站文字内容归中国航空报社 中国航空新闻所有,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,不得擅自转载使用


365手机版客户端

@SHENZHEN ENERG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.

365手机版客户端